- 净化工程设计与施工一站式服务商 -

全国服务热线

The
service hotline

13683715115

“萝卜”渐退“大棒”上场 新能源走进补贴缓冲期

作者:     发布日期: 2019-10-23     二维码分享
  “202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左右。”《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为可再生能源勾勒出如是发展路线。
?
  这一数字在2018年为14.3%。根据不久前国家能源局公布的信息,2019年上半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已至7.5亿千瓦,较去年同期增长9.5%。在行业快速发展的背后,财政激励被视为强劲引擎。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2012年以来,财政部累计安排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超过4500亿元。其中2019年安排866亿元(注:其中针对光伏发电的中央本级支出为351.05亿元)。
?
  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水涨船高”,相应的补贴资金缺口也如滚雪球般持续增长,补贴严重拖欠成为行业常态。尽管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已多次调整,从*初的0.2分/千瓦时上调至现行1.9分/千瓦时,提高了近10倍。但根据光伏行业协会今年初发布的统计数据,预计2018年包括光伏、风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总额达到2000亿元左右。
?
  从2012年6月至2018年6月,我国共下发了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但由于受社会电力用户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征收环节不利影响,前述补贴迟迟未到位。根据国内权威机构初步测算,前7批纳入目录新能源项目每年补贴需求在1500亿元以上,而实际每年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补贴金额仅有800亿元左右。面对如此巨大的资金缺口,补贴退坡是大势所趋,中国风电、光伏行业近年来先后步入竞价时代。
?
  为解决补贴缺口问题,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积极研究提出了相关方案,并拟同相关部门逐步调整补贴政策。9月底发布的《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管理办法》则给出了另一种破局之道:由电网企业依照项目类型、并网时间、技术水平等条件,确定符合电价附加的项目名单和补助资金拨付顺序。
?
  一个利好方向是,延续了7年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发放机制或将成为历史。目前,可再生能源主要采取“标杆电价+财政补贴”的方式,补贴资金来源于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而在今后原则上补贴资金将每年发放一次,2019年以后新建的竞价项目会及时发放。这也意味着,在补贴兑付流程优化之后,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不必再苦苦“打探”相关消息。
?
  此前系列顶层设计就曾释放出信号:到2021年,陆上风电、光伏电站、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将全面取消国家补贴(户用光伏是否包含其中尚未明确)。业界推测,2020年大概率将成为我国光伏电站(户用待定)享受国家补贴的*后一年。其中,光伏扶贫、自然人分布式以及自愿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等项目可优先拨付资金,已经进入1-7批目录内的项目直接列入电网企业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清单。
?
  对于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而言,由此带来的压力也是切实可见的。以100万的投资为例,一些电站的补贴拖欠已经到40余月,意味着企业逼迫多承担电站建设款的70%的近四年的融资成本。有光伏企业会计师王某认为,对于多数地面光伏电站而言,进项税电费收入的销项税需要5年左右才能抵扣完成。因而,过渡期内仍在延续的补贴政策,也需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同时,财政部也要出台配套政策,加大力度来兑付累计欠补贴。

本文转载自环保在线,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及站点所有,如有对您造成影响,请及时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营业执照